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王中王100期必中六肖 >

孙惠芬:庄河口音

  作品后边的简介里,出生地,我一直写着辽宁庄河,填各种表格,籍贯这一栏,写的也永远是庄河。我是庄河人,这无容置疑,可奇怪的是,除了作品后边的简介,除了填表格,向省外的人介绍自己,从来都说大连而不说庄河。大连在外面拥有广泛的知名度,一说就能确定自己的地理方位,但我想,在我这里,还有一种本能的虚荣,这虚荣并不是说身为大连人有多么骄傲,而是作为庄河人,一开始就打下了自卑的底子。

  我自卑的底子,打在二十岁之后,是从说话口音上开始的。那时读辽宁大学中文函授,课本在方言这一章上写道,在辽南有一个地方,说话的声母里没有zh ch sh,只有j q x,没有一声和二声,只有三声和四声,叫“吃”饭为“起”饭,叫“石”头为“席”头,叫“头”为“透”,辽南这个地方,指的就是庄河,小小一个庄河,说话的发音被写到大学的课本里,我该高兴才是,可是当时不但不高兴,却像被人揭了伤疤一样难受。因为面授的老师讲完这一节,就有从大连下乡到庄河的学员用庄河话取笑,说你猜庄河人说“小车拉小石头,小石头掉下来打小脚趾头”怎么说?怎么说?“小切拉小席透,小席透掉下来打小觉季透。”没有人知道我当时的感受,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每一个地方,都有自己的方言,为什么庄河的方言说出来不觉得是方言,是令人发笑的土话,我无法知道。我只知道,多年来,这最初因为说话发音带来的自卑一直潜在心底, 小心翼翼纠正着j q x,寻找金豆子一样细心地寻找着带有zh ch sh声母和带有一声二声音阶的字,因此在人多的场合不敢说话,必须说话时,先就涨红了脸,且因为紧张,常常把不该带zh ch sh声母的字加上zh ch sh声母,把本该是三声四声音阶的字说成一声二声,有一回,我把“自己”说成“知己,弄得在场的人不知所云,当明白过来,自己都觉得好笑。

  实际上,我的发音还没有那么土,至少在“石头”、“吃饭”这样的字眼上还是正确的,实际上,产生最土的那个有关 “车拉石头” 段子的地域,在庄河也就仅仅是河海交界那么一条,方圆几十公里,并且那里在十八世纪三十年代就经历了外来文明的洗礼,离我家只有十里路的沿海小镇青堆镇,因为有码头,与日本、朝鲜、上海等地通游, 很早就繁华的不得了,建有教堂、剧院、妓院,可这一小条地域发音的土,如何就一直顽固地存在着,不但没有被外面的庄河人和庄河之外的人影响,反而影响了庄河人的发音,难以说清。

  后来我知道,我的自卑,其实跟说话怎么发音没有什么关系,纯粹是一个刚从土地里走出来的农民面对外面世界的虚弱所致,或者说,是我内在的虚弱,导致了我对语言的格外敏感。我相信,许多从庄河走出来的人,都会有如我一样的感受,我们因此说着绊绊磕磕的普通话,我们因为一点点远离庄河话,某个场合,碰到一不小心露了土话的庄河人,跟着本能地脸红之后,一股血顿时涌遍全身。

  从家乡走出,融人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偌大个中国的庄河人越来越多,融人拥有五十几亿人口的偌大个世界的庄河人也常有耳闻,我们像一滴水一样消失了,消失在芸芸众生之中,消失在名字后边的简介里,晋职提级的表格中。然而,就在一茬又一茬庄河人从各自的角落走出,小心翼翼修改着 j q x的发音,带着庄河人固有的性格在外面打拼,赢得机会填写一些晋职表格的时候,猛一回头,你会发现,庄河,这个在外游子的故乡,已经大不是原来的样子了,它以无日不争新的速度,正悄悄吸引着外面人的眼球,修改着它在辽南大地的格局,撼动着曾经因说一口土话而造成的自卑。

  猛一回头,并不是说一些年来,对庄河的发展一无所知,已经是世界品牌的华丰家具,响誉国宴的庄河大骨鸡,出口国内外的盐碱地大米,滩途蛤蜊,这一切早就如雷贯耳;而已经是国家四A级旅游景点的冰峪沟十几年来我不知去过多少回;歇马山属地歇马村,因生长一种品种奇特的杏子取名歇马杏,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,我的长篇小说《歇马山庄》发表之后,应邀去过两次;几年前庄河政府一个官员朋友找我,说要用用“歇马山庄”这个名字,我知道在拥有历史传说的歇马山附近,又开发了新的旅游景点;偶尔回家,听在庄河工作的侄子讲,离青堆镇很近的黑岛、蛤蜊岛,都变成了海滨浴场。所谓猛一回头,是说某一日,当应庄河政府之邀,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作家朋友一起游览庄河,我发现关于庄河,我知道的实在是太少了。这种少,不是信息上的少,而是原始概念的少, 而这块我生长的土地,到底拥有多少宝藏,我根本不知道。

  庄河,位于辽东半岛,面临黄海,地势自北向南由高渐低,有无数条河流发源于峰峦叠障的北部山区,流经丘陵起伏的中部,之后缓缓汇人黄海。我就在河边的村庄长大,我居住的村庄,就在黄海北岸,大家庭里严格的家教使空气不那么顺畅的时候,狂野的心经不住风的诱惑急于逃串的时候,以洗衣服为借口去河边撒野,向着大海的方向放浪,是我童年少年最最快乐的事情,可以说,河,从我能端动洗衣盆那天起就占据了我的生活,而因为热闹繁荣的青堆小镇就在海边,海,从我懂事的时候就是我向往的地方。它们使我压抑的身心不再压抑,它们使我挣脱了束缚还想挣脱,它们使我一些年来,不断地在作品里,书写压抑与反压抑的苦痛,束缚和反束缚的挣扎。然而,在我一心探索人性的秘密,匍匐在人物心灵世界的时候,就从没用心想过,是哪一座山的哪一滴水,形成了我现实的河的源头,从没仔细揣摸过,从我童年村庄流过的河,穿越了哪些石罅野地,孕育了哪些茂林山冲,而那河与海交汇处,又淤出了哪些激流险滩,礁石岛屿。

  很小的时候,就知道庄河庄河庄庄有河的传说,可我从没想过,是不是所有村庄的河,都流进了大海,它们要是流不进大海,是不是潜人了另外的地方,它们要是被一个山脉截留,是不是就成了一个湖泊一处绝妙的风景。关键是,河是不是也像人一样,要在压抑中挣扎,要在束缚中反抗,而它们在倔犟地挣扎和反抗的时候,究竟给这片土地带来了什么!

  冰峪风光,就是两山之间的一路挣扎着的河流,就是在河流两岸无处不在的山峰剪影,在冰峪沟,跟着凉爽的风水走,能走几天几夜,可是我从就没转出去过,从就不知道在我没有转到的地方,还有多少诱人的风光。步云山温泉,就是庄河境内海拔最高的步云山山岩裂隙水在地下的涌动,它们涌到山脚下,形成了含有多种矿物质的地下温泉,被一个大连人开发。泡在阔大的露天温泉里,那感觉不是烦恼被蒸发,而是整个身心都被蒸发。天一农场,就是庄河著名的河一一英那河孕育的一片山谷,它被台湾人开发,种植了满山遍野的歇马杏和辽南苹果,当这位谢先生告诉大家,说有一百多棵果树已被世界各地的商贾富豪认领,他们每年春秋将从世界各地飞来, 亲自为果树施肥松土,亲自收获硕果,你觉得小小山谷即刻之间变大了,或者说在一座山的作用下,世界在即刻之间变小了。国家银石滩生态园,就是丰沛雨水经过两亿多年孕育的花岗岩石蛋林,被庄河本土人开发,它座落在小说《歇马山庄》里写到的发生过“薛礼征东”故事的历史名山歇马山后坡,当你在崎岖的石蛋林中穿过,被巨大的石蛋震撼,你根本不知道再翻一座山,更巨大的石蛋会横卧山野触目皆是,让你感到仿佛又回到了洪荒时代。海王九岛,就是汇人条条河水的大海无数次冲击的奇异岛屿,它们与黑岛、蛤蜊岛、庄河小城遥遥相望, 曾经是中日甲午海战的战场,如今是濒临灭绝的海洋生物黑脸琵鹭迁徙的地方……

  河从一滴山泉开始,河是文明的源头,在庄河,到底有多少山溪汇成了河,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在走过的所有地方,都看到了河样的山溪,溪样的河流,在歇马山的顶峰,一汪瀑布在一块巨大的石板上倾泻而下,湍急地流向山涧;在步云山脚下,乳白色鹅卵石上水流淙淙,不远处,就是开阔的河道。主管旅游的王鹏副市长告诉说,庄河大中小河十三条,有英那河,碧流河,大庄河,支流66条,小的支流数不胜数,总共三百六十五个村庄,就有三百六十五条河。河孕育的生态,是庄河最典型最重要的生态。

  河孕育了庄河的生态,庄河旅游人意志发展生态庄河。对生态的发现,需要一双热爱生态的眼睛。就像对美的发现需要一双爱美的眼睛一样。一个永远住在大山缝隙里的人,除了感到压抑,绝不会看到大山的美妙,就像我生长在河边,却要沿着河往海边走一样。我是说,是哪些人在哪一个时刻,葛然回首发现了它们,他们发现它们,又在什么样的时刻拍板儿做出决定开发它们,他们开发它们,又是受了什么样的触动,决心保护它们,不做硬性破坏。就在几年前,去冰峪沟,还看到管理中心四周的山脊上,酒店的屋脊上,装潢了一挂挂彩灯,夜晚看上去就像进了灯红酒绿的繁华地区。虽然因为各种不便,我没问任何人,但稍一留神,似乎就找到了答案。

  答案不在河里,而在海上,答案早在海上,却犹在河里。最后一天,我们乘车没用两小时,就来到了海边,就看到河海交汇的景象。两股水相拥,并不像想象那么欢畅,河水一路而下,狂野而倔犟,可它们浩荡入海时,那么平静,不知道是河的狂放让海很早就敞开了胸怀,还是海的包容让河反而清醒。河海交汇,很小的时候就看到过,可是一些年过去,它的自然状态已经能够使我产生联想:狂野和倔犟,显然是河的灵魂,敞开和包容,显然是海的品质,我在想,是不是庄河人同时具备了两种品格,才有了庄河的今天呢。人类古代文明的发祥地大都位于河海之滨或河流交汇之地,我去过埃及的尼罗河,印度的恒河,我在电视上看到过美索不达米亚原野上的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,它们都是人类古老文明的血脉,我在想,是不是有了河海的交汇,才有了庄河那种上了教课书的土话呢,才有了这种土话对庄河人倔犟、朴实个性的影响呢。或者说,是不是因为河海交汇,才形成了庄河人倔犟的性格、不屈不挠的精神,才使庄河人意志不移地说着自己的土话呢。

  实际上,走过这一程,我经历了无数次的脸红,我脸红,并不是直到现在,才看到这一切明白这一切,而是拥有这些宝藏并开发出这些宝藏的庄河人,在外地客人面前,会毫无顾及地说着庄河话。下到服务生,上到风景区的管理人员,包括媒体记者、旅游局领导、政府官员。虽然那声音里没有最土的那一地域的j q x音,但少有一声和二声的深重的落音,那么强烈地震动着我。有一个晚上,一个记者用庄河话问我一些对家乡的感受的时候,我竟然有些失语,一些年来越来越操守熟练的普通话居然怎么都说不出口了,就像当年在外地人面前不敢说庄河话一样。面对从容自信的庄河人,我真的有些羞愧,在我一程程向外挣扎,因为身心的虚弱不断修改着说话发音的时候,庄河人居然从就没有动摇过!从就没想过修改他们说话的发音! 他们不动摇,是他们对这片土地太了解了吗?是他们因此太自信了吗?还是他们更了解自己河一样倔犟的性格,海一样开放的胸怀?!

  孙惠芬:1961年生,大连庄河人。曾当过农民、工人,杂志社编辑,现为辽宁文学院专业作家,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,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。1986年毕业于辽宁大学中文系,历任庄河县文化馆创作员,文化局副局长,辽宁作家协会第七届全委会委员,大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。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。1991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

  短篇小说《小窗絮语》曾获辽宁省政府奖,中篇小说《平常人家》曾获东北文学奖佳作奖,长篇小说《歇马山庄》获辽宁省第四届“曹雪芹长篇小说奖”、“中国第二届女性文学奖”。

  曾获辽宁省第三届优秀青年作家奖、中华文学基金会第三届冯牧文学奖“文学新人奖”,中篇小说《歇马山庄的两个女人》获中国作协第三届鲁迅文学奖。